中国石油股份(00857.HK)

国际能源格局重塑,雷石投资助力中国石油民企腾飞

时间:20-03-16 13:16    来源:金融界

黑天鹅纷飞,石油价格暴跌接近崩盘,呈现在表面的,是各产油国之间的极限施压;隐身其后的,则是对市场份额和石油话语权的争夺,是国际能源权利格局的消解与重构,以及与“黑金”紧密关联的大国资本博弈。

全球产油龙头国地位曾被沙特和俄罗斯长期占据,美国进行页岩油革命后,打破了二者原本的领先地位,中国则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和第二大消费国。石油“诸侯纷争”,将对中国带来何种影响?国内偏高的产油成本是否有足够空间应对“大乱战”,油价起伏是否会引发物价大幅波动?更为长远的问题则是,随着国内石油需求量的增加以及产量的下降,进口需求将持续上升,如果一直依赖进口,石油安全能否得到保障?

所有问题有一个清晰的指向:中国需要有一场自己的能源革命。当务之急,则要推进油气藏相关的新技术研发,以技术革新带动整个产业链变革,提高产能和效率,并大幅压降成本。实际上,中国已将其上升到国家安全战略高度。

另一个侧面则是,当中国变成全球最大的石油买家,是否意味该领域的一部分话语权也将发生转移?是否会有中国的相关技术和服务公司乘势而起,成为斯伦贝谢或贝克休斯这样顶尖级的世界巨头?甚至,会不会取而代之?

但很长时间以来,石油相关的投资极其冷门,耗资大,周期长,专业性极高,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在“共享”等热点出不穷的2017年、2018年,大多数投资机构忙于追逐“风口”,这样一个冷板凳没人想坐,投资案例少之又少。

在国际局势平稳的情况下,这种需求似乎并不迫切,但当前的形势或许能让人有更清醒的判断。当风口过去,大批VC/PE深陷“寒冬”,另一些格局远大的机构深耕后播下的种子已经破土而出。其中雷石投资重金投入油气藏技术研发企业南京特雷西,不仅打造了一个投资方与拥有顶尖技术的创业公司立足长远,合作共赢的样本,或许也为未来20年,中国民营企业参与石油领域变革趟出了一条新路。

雷石投资探路石油

海外疫情升级叠加“欧佩克+”正式会议谈崩,油价巨幅下跌至近三年低位。3月11日,美国WTI原油跌1.35%,报33.86美元/桶,布伦特原油跌1.01%,报26.84美元/桶,原本已暴跌的市场雪上加霜。

这一结果远超市场预期,被市场寄以厚望的“OPEC+”会前会中多次表态将减产100万或150万桶,但俄罗斯仍决意不配合令谈判破裂,远超预期的结果令油价崩溃暴跌。在疫情全球蔓延、需求曙光难现背景下,美国页岩油也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

石油格局将如何演变愈加破朔迷离,市场高呼“黑天鹅”事件。但在雷石投资CEO王宇眼中,这一切并非无迹可寻。早在2017年10月,沙特国王萨尔曼率领一支高规格代表团造访莫斯科,是自沙特建国以来最高领导人首次到访俄罗斯,打破了两国数十年来的敌对状态。“那次外交事件是世界石油能源权力格局将要发生重大转折的政治信号”王宇称。

敏锐地捕捉到这一信号后,雷石投资于2017年便围绕石油产业进行了全面调研。王宇认为,要挖掘其中的机会,需要把握一条主线:在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购买国之后,中国在石油开采领域的话语权将加大,在海外相关油田资源的投资、技术、设备以及服务的输出等方面,将获得持续快速的增长。

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对原油市场份额挤占和对规则的破坏,中东国家内部政治更迭,中国对能源需求日益强劲,合作与纷争在以上三条主线织就的背景中展开,地缘政治,宗教纠纷掺杂其间。如此乱局中,中国需要重新思考自己的战略和定位,顶层设计一旦敲定,行业将乘势而起,但如果没有深厚的积累,想在石油的风口掘金,无异于火中取栗。

此次历史性的原油价格的下跌验证了王宇前期对于世界能源政治权利格局改变的判断。而彼时被认为走独木桥的雷石投资,过去两年内,已经对石油能源领域的新技术企业展开了全国范围的广泛调查,对石油产业链上80%的新技术和新业态进行了接触和研究。在石油领域形成了清晰的投资思路,并已对可投项目进行了多轮筛选。

南京特雷西落入了雷石投资的视野。

独一无二的特雷西

为何选择特雷西?

一方面,这家公司的发展路径与雷石投资的思路极为契合。更重要的在于,雷石投资经过分析发现,这家企业拥有的技术核心优势国内独一无二。

2007年成立之初,雷石便以投资对中国经济具有助推力的企业为己任,以科技改变世界为企业文化,根植于中国,致力于发展成为中国卓越的资产管理机构。这家机构思路很明确:专注具备较大市场潜力的发展行业,专注最具成长性的优秀企业。这一次,雷石选择了特雷西。

特雷西的重要在于掌握石油勘探开发的核心技术:用人工智能对油气藏勘探进行数值模拟运算,以预测不同开采方案下的油气生产情况,从中选出最合理、性价比最高的开发方法,大大降低开发试错成本,同时精准把握未来收益。这是目前最先进的地质矿产生产管理预测方法。

“往小了说,能最大化在采油田的开采总量和经济价值,往大了说,合理运用现有资源这是国家战略安全的来源之一。”王宇这样看待这项技术的应用。

雷石投资看重特雷西,不仅是因为特雷西所掌握的技术在传统石油矿藏领域的应用前景,更重要的是,这一技术有潜力在未来的页岩油气勘探中发挥核心作用。这也是目前中国面临石油领域变革时,实现弯道超车的最大机遇。

王宇认为,页岩油气勘探必然带来一大批新机遇,经过前期广泛调研论证,过硬的技术和相关的石油技术服务,比如勘探过程中的数据服务,技术测试服务,核心技术装备等,是雷石投资的聚焦点。美国页岩油革命后石油产业的发展已经充分表明了其可行性,但里面还有巨大的潜力有待挖掘,产能的释放,效率的提高等,“关键是在中国在里面要有独家或绝对领先的技术企业”。

作为国内最具代表性的成长型私募股权基金之一,雷石投资的关注点并不局限于重点科技,更包含企业的核心技术人才,特雷西的人才储备十分亮眼。特雷西的技术领军人龚斌博士,是2006年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石油工程学院,是北京市科协常委、江苏省“双创”企业家和南京市“科技领军人才”,归国后落地南京创业,成立特雷西。

在龚斌带领下,特雷西于2017年5月成为“国家大数据工程中心”在资源环境领域的唯一战略伙伴和理事单位,并从2017年12月起,成为全球“智能油气田科研及应用联盟”中唯一中国成员企业。公司作为第一完成单位参与的“非常规油气藏数值模拟关键技术及工业化应用”项目,获得2018年度“中国石油和化工自动化行业科学技术奖”科技进步一等奖。

是财务投资人,更像拍档

能源领域基本由国资占主导,民企虽被获准参与,但要想在资源弱势,强者如林的背景下杀出一条路,若非真正实力强硬,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因此,一般企业在进入这行时是慎之又慎,敢于布局的投资机构,也要有相当大的勇气和担当。

在谈及为何投资一家石油民企时,王宇表示,由于民营企业自身先天不足,抗风险能力差,在融资领域一直都是属于较为弱势的一方,近几年国内政策对于民企外部经营环境的大力支持,则更加坚定了雷石的投资方向。

在王宇看来,特雷西作为国内优秀的致力于新科技的石油民企,一路走来颇为不易,雷石不但是见证者也同样是亲历者。

龚斌博士归国创立特雷西初始的合作对象是业内上市公司恒泰艾普,但由于理念不合,双方的合作陷入僵局,龚斌博士希望在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方面加大投入,短期内不考虑盈利,未来十年内能够成为国家石油战略的技术中坚,而作为控股股东的恒泰艾普则希望特雷西能在现有市场基础上提升服务和价格,抓住机遇提升业绩,为短期内上市做准备。

从企业自身发展考虑,龚斌博士尝试寻找新的合作方,经过深入沟通后,雷石尊重龚斌对于企业运营的理念,保持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的重心战略,尤其加大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推进,双方就此达成合作,雷石投资获得35%的股份,而龚斌博士摆脱了之前被大股东牵制的困境,自己成为公司的全面掌控者,资金的短板得以解决。

从帮助创始人拿回控制权,到后期帮助公司引进人才,规范财务,对接资源等,雷石投资以丰富的经验,帮助特雷西躲避了创业路上一个又一个“坑”。一切规范后,便放手让公司发展,但在公司需要的时刻提供必要的帮助。

“不仅是财务投资人,我们更像拍档”王宇这样形容雷石和特雷西的关系。

“我们更倾向于跟企业进行长期、持久、深入的合作,把企业“吃透”,为企业持续提供更完善、更专业的增值服务,从而达到更优的风险收益平衡点。”雷石投资坚持与特雷西的合作,根源上不仅是为了这家企业的存续,保证在未来激化的能源竞争中,不落被动,更是站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不断专注于投资对中国经济具有助推力的企业。

王宇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身体力行的。

雷石投资过去十多年的案例也印证和强化着上述投资逻辑。雷石曾经投资过致力于国家电网信息系统建设领先型企业Winston、中国新型能源环保材料生产基地Jack、环保型聚脂薄膜新材料最大制造商Mango等国内具有长远发展价值的企业,迄今为止雷石投资已完成投资的四十多家企业当中,超过80%的投资,雷石投资处于独家或领投的位置,超过20%的企业在雷石入股后,完成了IPO。

十余年专注科技成长领域,雷石投资经历了多轮市场动荡和风云变化,并在其中积累了多层次、多行业产业资源、人脉资源和资本支持。在王宇的计划中,这一切力量都将会在雷石投资的下一个阶段得到释放,撬动中国科技产业发展的新格局。而在风云莫测的石油科技领域,与特雷西的合作,仅仅是一个开始。